加入收藏 | English
首页 > 所内新闻 > 正文

(成都日报)想吃更大更甜的中国樱桃?这位川农大女教授十多年来在做这件事……

作者: 时间:2021-03-31 点击数:

版面图

樱桃是春季上市最早的果品,有“春果第一枝”的美誉。

在古代,樱桃以宝石般的色泽,甜美的口味,激发了文人们无限灵感,留下了许多吟咏樱桃的佳句。“小堂深静无人到,满院春风,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写尽了初春的惆怅。 “遥知寝庙尝新后,敕赐樱桃向几家”表明,在古代樱桃还是皇家祭祀、赏赐重臣的“尊贵”水果。流落成都的杜甫,吃不到皇宫里赏赐的樱桃,也能意外收到“西蜀樱桃也自红,野人相赠满筠笼”的厚礼。

然而当时间来到上世纪90年代,随着欧洲甜樱桃(俗名“车厘子”)进入我国,中国樱桃的地位就急转直下。欧洲甜樱桃以个头大、果肉厚、耐储运的优点很快占领了市场。相较之下,中国樱桃因为个头小、果皮薄、不耐储运、采摘时间短,逐渐沦为存在感极低的“小众水果”。

是让我们的中国樱桃就这样一直“小众”下去?或者随着车厘子的挤压,中国樱桃逐渐让位,最终成为庭院里的装饰品?

事实上,作为春季里最早开花、最早结果的果树,中国樱桃拥有独特的天时。此时百花未开,樱桃一枝独秀,百果未熟,樱桃已经红遍枝头。作为一种花、果皆令人惊艳的果树,中国樱桃具有不可替代性,是一三产业融合的理想载体,是一张乡村旅游极具吸引力的名片。 但不容回避的是,花开时间短、采摘时间短、果实小、产量低等缺点制约了它为种植户带来更大的效益。

育种目标——早熟/大果/味甜/耐储运

十多年前,四川农业大学果树种质创新与遗传改良团队开始研究中国樱桃。主持这项课题的是园艺学院王小蓉教授。她深知,国内对于中国樱桃的育种研究起步晚,优异的商业化品种少。而要进行杂交育种,首先得拥有足够丰富的种质资源。

于是,团队走遍国内12个省(市)70个县(市)106个乡镇,搜集近千份野生樱桃资源,通过对搜集来的野生樱桃资源进行评价和鉴定,建立了我国樱桃资源类型最多、遗传多样性最丰富的田间资源圃,并从中筛选出核心种质和有较大果用育种利用潜力的资源70余份。通过杂交,选育出10多份优良株系进入试验示范阶段。

时间进入三月下旬,四川农业大学现代农业研发基地的樱桃育种圃已有部分樱桃由青转红,如红宝石般晶莹剔透,十分可爱。这就是通过选取具有早熟性状的樱桃地方种质杂交培育的早熟樱桃,比一般的中国樱桃早10多天成熟。

“早熟、大果、味甜、风味浓郁、耐储运,是我们育种的主要目标。”王小蓉说。为此,要选取具有优良性状的野生樱桃资源作为亲本进行杂交繁育。由于樱桃是自交亲和的植物,每朵花上既有雌蕊又有雄蕊,要做杂交就得争分夺秒,赶在它们自己完成授粉受精前,人为提前帮它们授粉。每一年,留给育种者只有不到一周时间。

授粉的经过是这样的:先把一朵花的雄蕊全部拔掉,只留柱头,再用毛笔或小刷子,将事先采集的雄蕊花粉刷到柱头上,再套上袋子,防止被外来的花粉影响。

一棵樱桃树有多少朵花?几百朵,甚至上千朵。如果有人想要体验授粉的过程,同样的动作重复十次是乐趣。但当重复一百次时,乐趣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枯燥和艰苦了。但给樱桃授粉,每个人至少要重复同样的动作上万次!每年都有数十人次参与杂交授粉工作!

王小蓉老师说,授粉仅仅是育种的开始。如果幸运,能收到杂交种子,再在实验室进行“胚挽救”,在光照培养箱中培育幼苗,幼苗经历炼苗和壮苗后,方能移栽到田间育种圃。经过3-4年的精心呵护培育,樱桃杂交苗开始开花坐果,这时候才能依据育种目标和田间观测数据筛选优良单株。

自2011年启动樱桃杂交育种工作以来,经历了数次失败:杂种种子胚败育、杂交苗死亡……但团队依然坚持到底,终于杂交成功并获得多个杂交组合近3000株杂种群体。如今,杂交群体已进入稳定开花结果阶段。

校地合作——优良株系已进行试验示范

在团队花费十多年时间和心血建立起的樱桃资源圃里,每棵樱桃树上都挂着不同的编号:BJ、LY、PD、ZZ……这些编号分别代表樱桃种质的地域来源:贵州毕节、山东临沂、云南普定、河南郑州……10余年来,团队成员对以我国西南为重点的12个省(市)70个县(市)106个乡镇的樱类植物资源(包含野生、半野生资源)进行了实地考察、收集、鉴定和评价。

“最初我们经费短缺,搜集樱桃资源的过程很艰苦。”王小蓉回忆,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去目的地是常事,深入野外、爬山涉水更是不在话下,运气不好的时候,冰雹、泥石流都遇到过,有时候还得在野外过夜。

尤其是最开始没有快递,师生们采集的枝条、标本、种子、果实,再加上干燥剂,一个背包有40多斤重,大家得一直背着,直到把它背回学校。幸亏后来到了2013年,快递业发展起来了,师生们采集的标本能先寄回来,大家才轻松许多。

通过校地合作的方式,团队选育出的一些优良杂种株系已经在天府新区、新津、米易、汉源、西昌、南充等地进行试验示范。

用作试验示范的,既有早熟株系,也有晚熟株系。“如果一个种植户同时种植早熟、晚熟株系,那么整体来说,赏花和吃果的时间就可以分别增加15天以上。”王小蓉说,“这将给樱桃产业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

当然,这些优良株系,也少不了果大、甜度高的优点。“我们的果实一般都能达到4-6克,而市场上普通中国樱桃平均仅为2-3克,优良单株甜度均在15%以上。”王小蓉说,“今年我们又繁育了上万株樱桃苗,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试验示范。”

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四川省青年科技创新研究团队专项计划等的资助下,王小蓉团队已经采用基因组学、分子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等技术开展樱桃优异性状基因挖掘和利用等工作,这些工作的开展将进一步为我国樱桃种质改良、培育综合性状优良的樱桃品种提供理论和技术支撑,促使我国樱桃育种进入分子辅助育种与常规杂交育种相结合的高效育种快车道,从种质创新出发,提升中国樱桃的产业地位。

10多年的艰辛即将结出硕果,中国樱桃育种的“追梦人”,终会有梦想实现的一天。

新闻链接:http://www.cdrb.com.cn/epaper/cdrbpc/202103/30/c77764.html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惠民路211号

  邮政编码:611130

  办公电话:028-86291746

  版权 2018©四川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果蔬所